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媒体看滁州

打造协商一线的“轻骑兵”

《人民政协报》8月8日1版刊发
———安徽省滁州市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的探索实践

滁州市政府门户网站www.chuzhou.gov.cn2020-08-14 08:34来源:滁州日报作者:胡方玉阅读人次:
【字体:】 打印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大量决策和工作,主要发生在基层。要重点在基层群众中开展协商。

人民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,如何推动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,将政协制度优势转化为基层社会治理效能,是新时代市县政协正在书写的答卷。

安徽省滁州市政协在市委的大力支持下,通过设立乡镇(街道)政协召集人等方式,广泛搭建“微协商”平台,在致力打造履职为民的闭环中展示市县政协新样子。

协商换“多赢”

雨季刚去,“三伏”已至,8月的皖东地面上的气温急剧上升。滁州市来安县的清流路上,热浪滚滚。

这是条刚刚畅通不久的道路,承载着县城繁忙的交通,也见证着基层人民政协工作的创新之举。

“这条路是3月24日东西贯通的,在这之前的8年时间,中间搁着一栋房子。”来安县政协委员、住新安镇政协委员召集人黄祖文告诉记者。

清流路的建设是来安县城南改造的一部分,因与一户征迁对象沟通不畅,整个征迁工作陷入僵局多年,一时成为全县关注的热点。

为了回应社会关切,今年3月,新安镇发挥刚刚成立不久的政协召集人制度作用,由黄祖文牵头,搭建多方参与的“一人一事”征迁工作协商议事平台,采取微协商办法专门处理该户征迁问题。

通过多次协商,分析形势,宣传政策,当事人的思想终于发生了变化。

“往往一件事情的解决,缺的就是平等协商的平台。”黄祖文表示,在组织开展协商活动时,群众找到了可以充分表达意见的地方,而相关部门也不仅是宣传教育者的角色,“大家坐在一起,心态是平和的,对话是平等的,这为双方达成共识营造了基础。”

和黄祖文有着相同体会的,还有滁州市县(区)两级近2000名政协委员。

2019年以来,围绕脱贫攻坚、防疫抗疫、生产发展、城市管理、民生保障、文明创建等方面,委员们开展了500多场微型协商活动,协商解决群众关心的热点难题问题400多个。

在此过程中,委员们成为一支支协商“轻骑兵”,针对基层群众反映的烦心事、难心事,真协商,聚共识,并形成意见建议超千条,其中70%的建言建议被有关部门采纳。

事实显示,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。“既让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得到了很好地融合,也让基层政协委员有了发挥主体作用的平台,双向发力有了实实在在的载体。”来安县政协主席张亚滨表示。

与此同时,广泛开展的微协商,成果看得见摸得着,使得群众对协商更加信任,参与协商更加主动,客观上也让基层协商民主的氛围越来越浓厚。

协商之路渐次增亮

乡镇(街道)没有政协机构,微协商活动如何得以有效组织?

去年年初,在滁州市委的大力支持下,市县两级政协在滁州市所辖8个县(市、区)建立了乡镇(街道)政协委员召集人制度,市委出台文件明确党委副书记兼任召集人,并配套相应机制。103名乡镇(街道)政协召集人,走到了基层协商的一线。

而基层尤其是乡镇并没有那么多的政协委员,召集人能召谁来?来了又如何开展工作?这同样是一个问题。

为解决政协在基层开展协商的实际难题。滁州市县政协两级联动,在政协系统常态化开展“委员进社区、常委在行动”活动,明确市、县两级委员要主动向召集人报到。召集人对委员参与基层协商情况评价打分,作为年度履职考核重要内容。

“去年以来,市政协372名委员、73名常委都主动向召集人报到,平均每人响应召集活动两次以上。”市政协副主席高怀忠介绍。

与基层委员数量少并存的现实是,委员在乡镇或街道的分布很不平均:多的有几十名,少的只有1-2名,部分召集人所能召集到的委员资源十分有限。

于是,市、县政协对委员分布进行了优化。结合召集人需求与委员意愿,由召集人提出合适人选,市、县政协党组征求委员本人意愿后,纳入常态化召集委员目录。当出现个别协商选题,目录中没有合适人选时,则通过市、县(市区)政协在全市委员中召集。

“召谁来”的问题得到了解决,市政协随后在提高召集人的能力上用足功夫,先后建立了定期培训、列席政协全会、季度现场观摩等机制,让召集人尽快进入协商状态。

方法有了,思路也清晰了,协商成果开始显现。

凤阳县在小岗村开设了村级委员工作室,共同为小岗振兴建言出力;琅琊区开设“信访调解超市”,为群众提供“菜单”式矛盾调处服务;明光市建立“委员产业联盟工作室”,有相同专长的委员组织起来,共同带领当地村民发展高效特种农业;天长市通过微协商,推动相关部门在143辆城市公交和212辆城乡公交开通了移动支付功能,极大方便了群众出行……

从方式方法到具体案例,各县区政协用实践成果,增亮着全市协商民主的发展之路。

履职闭环是目标

6月28日,滁州市政协召开了乡镇(街道)政协委员召集人工作现场推进会。

事实上,这样的现场会每季度召开一次。在一次次的交流和比学赶超中,政协参与基层协商的方法模式逐渐成形。

“结合全市开展的‘委员进社区、常委在行动’工作,我们将召集人的工作纳入其中,建立了委员社区工作站,采取‘社区点单、召集人提单、政协买单、部门做单’的模式,项目化运作,让专业的委员做专业的事。”在来安县新安镇建阳社区委员工作站,市政协委员、新安镇党委副书记赵静向记者介绍。

得益于这种规范的模式,来安县清流路的征迁事宜圆满解决。

在此后的工作交流中,新安镇模式逐渐被借鉴推广,并总结提炼为全市政协微协商的“四单”管理模式。

“‘四单’即群众点单,委员买单,协商解单,跟进查单,是微协商的四个步骤。”市政协秘书长王小林这样解释。

每个季度初,委员到社区(小区)、村(组)广泛听取群众意见建议,梳理分类,形成议题清单;在此基础上,委员们商讨议题清单,将群众聚焦的难点热点优先列为协商议题,排出协商计划;随后,协商小组邀请市、县、乡三级党委、政府的相关部门参加,形成协商意见;最后,市、县政协会同有关部门跟踪督办,及时向委员反馈,完成协商闭环。

闭环,是微协商的重要目标。

“形式的创新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实效。”市政协主席汪建中认为,政协要把履职为民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工作就要形成闭环。“闭环是什么,就是让委员的建言掷地有声,政府行动了,群众高兴了,我们的工作就形成了卓有成效的闭环。”

在他看来,政协的主要工作是协商,工作主旨是双向发力。“下一步将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加大工作力度,持续在滁州大地上展现委员协商之能,释放政协制度之优。”汪建中表示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